相关文章

电改:世界性难题的中国解法|陕西电线电缆厂|西安电线电缆厂

电改是一个世界性难题,其技术复杂性,管理与安全的关联性和矛盾性等诸多问题注定了电改是一块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距离上次电改已经13年,但预期的目标仅完成一半。始终打不破的绝对垄断成为中国新电改必须啃掉的“硬骨头”。

回顾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历程,2002年的《电力体制改革方案》(国发[2002]5号文件,以下简称“5号文”)“动静”最大,它提出了“厂网分开、主辅分离、输配分开和竞价上网”的电改路径和目标。由此,打破垄断,引入竞争的苗头已经显露。

2003年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成立,开始履行电力市场监管者的职责,以求实现“政监分开”。同年,国家电力公司被分拆,其管理的资产按照发电和电网两类业务被划分,并分别进行了资产重组,“厂网分离”的改革完成。

在“主辅分离”的改革上,虽然2008年一度陷入僵持,而随着2011年9月电网公司的勘测设计企业、火电、水电施工企业和电力维修企业被剥离,同时并入新成立的中国电建和中国能建,“主辅分离”的改革完成。

电改推进看似顺分顺水,却“输配分开”和“竞价上网”的问题上戛然而止。5号文改革期间,电网企业始终处于绝对垄断地位,至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(中发〔2015〕9号,以下简称“9号文”)出台,13年的时间,5号文预期改革目标只完成了一半。

在电改路上,市场化与破除垄断是无法回避的。而9号文认为“交易机制缺失,资源利用效率不高。价格关系没有理顺,市场化定价机制尚未完全形成。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,各类规划协调机制不完善。立法修法工作相对滞后,制约电力市场化和健康发展。”这些都需要改革来解决。

与5号文的价值取向不同,9号文旨在建立一个绿色低碳、节能减排和更加安全可靠、实现综合资源优化配置的新型电力治理体系,推动我国顺应能源大势的电力生产、消费及技术结构整体转型,与2002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9号文更贴近中国国情,也更具有可操作性。

新电改的核心在于电价,而影响电价的关键因素在于政府的行政干预与国家电网的绝对垄断。5号文用了13年时间只完成了一半改革目标,可想而知消除改革阻力的行程有多艰辛。要顺利解决这两个问题,仍有许多配套和后续工作要做。